全力排查校园有害APP 不能让老师担无限责任

2019-02-11 10:05:49

一个月前,教育部发布《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此举被解读作教辅APP领域的一场强震。现在,四川、安微各省教育厅相继发文政策落地,甚至有省市立下“军令状”必须在1月31日前完成清查工作,而相应责任则是逐级下沉压在了一线教师肩上。采访中老师们普遍表示有害APP该治,但对于如何把它们彻底清出校园却各有微词,不少人认为“有害APP扎根已久,不是打个响指就能消失的。”
 

 

省教育厅齐发文 向校园有害APP下“逐客令”

根据《通知》要求,此次对校园APP的清查范围之广是史无前例的,重点涉及学习类、社交类青少年使用较多的移动应用程序,以保护青少年绿色上网

“凡发现包含色情暴力、网络游戏、商业广告等内容及链接,或利用抄作业、搞题海、公布成绩排名等应试教育手段增加学生课业负担的App以及付费查看成绩、花钱讲解试卷的App,要立即停止使用”

并且这不是一次性的排查任务,而是一场“持久战”。《通知》要求各地校园建立健全日常监管制度,以及APP防治的长效机制,还要明确监管责任和办法。

按照“凡进必审”“谁选用谁负责”“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建立“双审查”责任制,学校首先要把好选用关,严格审查App的内容及链接、应用功能等,并报上级教育主管部门备案审查同意。未经学校和教育行政部门审查同意,教师不得随意向学生推荐使用任何App。

落实安全责任制 不是让老师一个人挡责任

《通知》一发下来,作为任务执行者的老师就忙上了,某地一学校要求班主任都要亲查每个学生手机里的每个APP,而在另外一些地方,事情的发展开始偏离政策初衷。如同过去抓校园安全问题时,很多学校为了不责任而直接不作为,要求学生下课不能到操场、不能春游......这次治理校园问题APP,老师是不可推卸的第一责任人,但因为不是所有人都技术比较熟悉,为了不至于漏放问题APP进校园,以至于较多出现“一刀切禁止用”的情况,导致一部分实用学习工具被禁令误伤,结果使学生成为最大和最终的受害者。
 


学校和教师们如此谨慎,是因习类App普遍存在涉黄、不良信息泛滥等乱象。根据公开资料,自2017年10月央视曝光“互动作业”涉黄和游戏化问题以来,在苹果APP store已经下架了约1.5万个教育类应用。虽然得到媒体关注,有关部门也屡次重申学习类APP的底线原则,但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原本学习类APP的违规内容在高压之下,被悄悄转移至深层入口、公众号、小程序中,继续在暗处中对未成年人传播不良信息和网络游戏。

从“亡羊补牢”到科学前瞻 技术为校园安全扎紧藩篱

“治理校园APP泛滥,不只要有政策的决心,更要能为教师们提供有效的支持。”在青少年绿色上网领域深耕十多年的绿网天下安全专家如此表示,并从技术层面解释了校园和老师难以有效解决问题APP的原因。以绿网教育云安全公共服务平台这套服务于全国各地院校的系统为例,为了针对有害APP和不良信息建立防御矩阵,投入了AI信息审核、云网址过滤、5亿条网址分类库对比、以及实时的全量数据监测和预警等多重技术,其中如AI审核每天要与亿级的网址数据做斗争,这些专业能力是靠人力完全无法胜任的。更何况在面对一个学校万余学生时,如果靠每班老师自行监督检查,将耗费巨大人力和教育资源,想比较下,通过教育云安全公共服务平台仅一两名老师就可以做到全校监管和预警。

据了解,绿网天下的安全管控产品已经在申报进入国家数字教育资源公共服务体系,以便推广服务更多地区。这种认证准入制度也是有关部门强化行业监督检查的一环,通过拔高门槛和市场选择的压力,促进运营者提升APP安全保护意识和能力。《人民日报》曾针对校园有害APP现象撰文:“所有教育主体需要发挥主动性,搭建技术平台,让学生、家长、老师以及相关主管部门等都能成为监督教育技术与产品的责任主体。”借此希望,新技术的应用能真正促进教育改革和校园安全水平提升,不再让老师们孤军应战。